第006章:惊呆无崖子

无崖子现这块令牌,竟然没有一丝人工雕琢的痕迹,仿似天然形成,且材质奇特非金非玉,触手生温,更具有凝神静气之神效。〔网〈(

大凡修炼内功,最忌的是走火入魔,如果在修炼时手握令牌,当可心火自清,练功时尽可勇猛精进。

所以说这块令牌,不仅是一块信物那么简单,更是一件难得的宝贝。

无崖子亦是雕塑大师,无量山剑湖畔石洞中的美人玉像,就是出自无崖子之手。

但即使以无崖子的眼力,亦是瞧不出这块令牌,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。

“鬼斧神工啊!”

端详着手中令牌,无崖子忽然感叹道。

观摩片刻后,无崖子轻轻一挥手,太玄令飞向苏星河。

“令牌你先保管吧,另外你的伤势不宜再拖,为师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“多谢师尊。”

苏星河闻言走到无崖子跟前,直接盘坐在地上。

无崖子虽然行动不便,但一身功力却极为深厚,助苏星河疗伤自然不是什么难事。

在无崖子帮助下,短短两个时辰,苏星河伤势便已痊愈。

“师尊,弟子这就下山租辆马车。”

“去吧!”

无崖子点了点头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当日下午,苏星河就回来了,苏星河充当车夫,驾驶马车直奔齐云山。

时间转眼过去十天。

这一日,一辆马车缓缓行驶而来,停靠在齐云山山脚下。

“师尊,前面就是齐云山……”

在苏星河搀扶下,无崖子坐到轮椅上,仰望着前方雾绕云缠,若隐若现,峰峦缱绻的齐云山,无崖子不由赞叹道。

“不愧是道教四大名山之一!”

无崖子等人的来到,并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。

因为自从齐云山名声大噪后,每天都会有很多人赶来,其中不缺乏江湖人士,但更多的则是平民百姓。

因为听说齐云山有仙人,很多平民百姓赶来山脚下烧香祈求保佑,单论香火之鼎盛,怕是少林寺也不过如此吧!

“师尊,我们上山吧!”

在苏星河推着轮椅,朝齐云山缓步行去。

当两人走到山脚下时,顿时引起了不少江湖中人注目。

“又是两个痴心妄想之人!”

“说不定人家有太玄令呢,等别人登上齐云山你就羡慕吧!”

“哼,太玄令岂是那么好得到……”

那人话还未说完,顿时就瞪大了双眼,因为苏星河推着轮椅来到山脚下后,直接取出了一块金色令牌。

金色令牌脱手而飞,凭空悬浮在半空,闪耀着刺眼的金色光芒。

“那……那是太玄令?”

“没想到太玄令竟然真的存在,我还以为传闻是假的呢。”

“太玄令,我也要去寻找太玄令!”

山脚下那些围观的人,顿时全部都眼红了。

拥有太玄令就能够登上齐云山,登上齐云山就意味着能够见到仙人,而见到仙人就能够实现一个愿望!

这叫那些登上无门的人,如何能不羡慕妒忌恨?

传闻江湖中流落九块太玄令,但其实很多人都不怎么相信,毕竟耳听为虚,谁也不知道传闻是真是假。

但现在容不得他们不信了,因为终于有人寻找到太玄令,并且凭借太玄令登上了齐云山。

“公子,是太玄令。”

在那群江湖中人之中,站立着一位面如冠玉,潇洒闲雅的青年。

在青年身后,则跟随着一胖一瘦两名男子。

这三人不是别人,正是大名鼎鼎的慕容复,与慕容家四大家将之二包不同、风波恶。

“非也,非也,太玄令又不是仅此一枚,公子爷不是也有……”

“包三哥,谨言。”

不等包不同说完,慕容复便打断了他的话。

他虽然号称南慕容,亦是江湖第一流的高手,但太玄令非同寻常,一旦暴露怕是麻烦不少。

慕容复悄悄从衣袖中取出一块令牌,令牌整体呈现金色,正是太玄令。

关于这块太玄令是如何来的,慕容复也有些莫名其妙,因为不久前他一觉醒来,就现太玄令出现在床头。

“公子爷,我们是不是也攀登齐云山?”

风波恶突然言道。

“不急,先看看情况再说吧。”

慕容复摆了摆手道。

慕容复确实不着急,反正只要太玄令在手,他们随时都能够登上齐云山。

现在既然有人拿出太玄令,正好可以让他们先探探路。

在苏星河取出太玄令后,太玄令散出耀眼光芒,金色光芒化作一道剑影,直冲云霄,一条白玉石梯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石梯整体为白色,是由白玉铺垫而成,直通齐云山山巅。

“我们走!”

无崖子深吸了一口气,让苏星河推着轮椅开始攀登。

当两人踏上石梯,云雾开始翻滚,转眼淹没了两人的身影。

群山环绕,重峦叠嶂,青山滴翠。

放眼山野,好似无边无际白色的锦缎鬼斧神工般织就的仙境,虚无缥缈,找不到一丝人间的浮华和一丝杂念。

一路行来,无崖子两人可谓是大开眼界。

特别是看到山顶上,那座若隐若现的宫殿时,两人更是震惊异常!

宫殿朵朵白云围绕,瑞气纷纭,金光万道,仿似万千白花花的水流一泻而下,整座宫殿与古籍中记载的仙宫别无二致。

“无崖子求见仙人。”

无崖子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心中激荡的情绪,运转内力大声叫喊道。

“道友,教主已在殿内等候,请随贫道来。”

一道金光破空而至,只见虚空之上,一道人御剑而立,正笑眯眯看着两人。

当看到御剑悬浮半空的道人时,无崖子与苏星河纷纷倒吸凉气,忍不住惊呼叫道。

“御剑飞行!”

剑仙的传说流传已久,传说中剑仙能够御剑飞行,瞬息万里,更能千里之外取人级。

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,又怎么能有亲眼目睹来的震撼!

“道友,请!”

“劳烦仙人了。”

在太玄教弟子引领下,无崖子两人来到宫殿。

当踏入宫殿后,入目一片五彩光芒,光团中隐约能够看到一道身影。

冯睿缓缓睁开双眼,停止祭炼五色神光。

“无崖子?”

“(苏星河)无崖子拜见仙人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