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说我会守住苏家的一切

亥子之交,也就是晚上十点半左右。

苏城和孙同两个人走在街道上面,饶是郢城没有宵禁,在这时间,街上也都冷清了,唯有两个人在街上走路交谈,以及时不时的狗叫之声。

今天是朔月,天上唯有零碎的星光,大地蒙蒙一片。

“你怎么不带一些家仆?”

苏城跟在孙同身边,看着孙同只身一人,总觉得这件事有欠考量。

“今天我做的事,越少人知道才越好。”

孙同对苏城笑笑,说道:“最近宫中在对我考量,有可能让我迎娶公主,因此在这时候,我不能像往常那样闹事,所以要低调点。”

在这神话世界,楚庄王妃嫔虽多,却挚爱宝德皇后,而这偌大后宫,也仅有宝德皇后为楚庄王诞下两个女子,并无儿子。

楚国的官职,又有任人唯亲这一套,因此若是迎娶了公主,简直是一步登天。

“恭喜恭喜。”

苏城对着孙同连连贺喜,问道:“不知道你要娶长公主还是二公主?”

孙同笑笑,说道:“长公主要许配给当今丞相之子,倒是二公主听说我在郢城的名声,因此对我有意。”

什么名声,打抱不平?

不过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。

楚庄王没有子嗣,丞相把持朝政,长公主又许配给丞相之子,将来这楚国的江山,只怕是会旁落他人,而孙同若是迎娶了二公主,只要紧跟着丞相的步子,不和丞相唱反调,将来至少官拜司马。

“既然如此,孙兄现在还是不要闹事的好。”

苏城劝道:“待到孙兄迎娶了二公主之后,区区周家,弹指可灭。”

“将来我自然会抄了周顺生的家。”

孙同摇摇头,说道:“但是并不妨碍我今天晚上给他一个教训!”对于今天晚上要做的事情,孙同非常坚定。

行吧……

苏城懒得劝了。

“你到底准备如何教训周顺生?”

苏城问道。

明白一个章程,也就知道自己要扮演什么角色。

孙同脚步一顿,看向苏城,神秘一笑,问道:“苏兄知不知道什么叫插刀盗宝?”

插刀盗宝?

这是什么花活?

苏城不解,看向孙同。

“就是说,我们两个人穿着夜行衣,手中带着刀,趁着周顺生睡着的时候,我们将这刀往周顺生的床头一插,周顺生就会乖乖的把家中的钱财交出来……当然了,我也不是贪恋他家中的钱,这只是一个幌子,从他家里拿到的钱,我会一分不少的送给城中穷人,当然,苏兄想要留下一点,也是可以的,我主要是想要趁机给周顺生一个教训……”

孙同神神秘秘,对苏城说起了自己的规划。

这种事情,一个人去做容易翻车,稍不留神就会后面的人偷袭了,但是若旁边有一个人持刀压阵,那么孙同就能对周顺生百般施为。

“这不就是入室抢劫吗?”

苏城闻言,张口说道。

他当初就不应该吃那一口饭!

“不一样的。”

孙同将包裹里面的夜行衣拿出来,拿出一套递到了苏城的手上。

“什么不一样?”

苏城拿着夜行衣,看向孙同问道。

插刀盗宝的套路,不就是持刀入室抢劫吗?

“我们这个叫法比较文雅。”

孙同说道:“并且我虽然抢了他们的钱,但是我并不自己用,我是将这些钱用来散给穷人。”

苏城将手中的夜行衣扔到了孙同的手上,起身就走。

“苏兄,苏兄……”

孙同连连拉着苏阳,叫道:“我们马上就到周顺生家里了,你干嘛啊,我们一起去啊。”

苏城一直在走,孙同也就连连拉扯,接连好几次,苏城方才转过头来,看着孙同,说道:“孙兄一个人去就行了,我不去。”

吃了你一顿饭,就要跟着你入室抢劫?

苏城是点了【血躯】,自身的本事也变大很多,按照苏城的估量,就算是面对六七个人,苏城也能上前跟人较量,毕竟血躯点了之后,现在苏城力量大增,防御和感知都有所增强,寻常人力气有限,根本不可能是他对手。

但是有能耐,不代表就要去做。

苏铎留下来的戒指,就是要管住苏城的手,不让苏城好勇斗狠,毕竟这世间的水太深了,大能者比比皆是,一味的逞能,只会给自己招来祸端,而管住自己的手,看似平庸,在这神仙世界,却能给自己召来和平。

“苏兄!”

孙同练练拉扯苏阳,看苏阳执意要走,连忙说道:“大不了将周家的钱全都给苏兄处置!我知道伯父过世之后,苏兄在开销上面一直比较拘谨,而有了这一笔钱,苏兄也就能阔起来了……苏兄,你想想你在品花楼狼吞虎咽的模样,让枫大家都捂嘴笑你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城脚步微顿。

品花楼里面的饭菜确实是好,并且苏城点了血躯之后,饭量大增,在品花楼越吃越饿,直将一桌子饭菜一扫而空,又吃了两碗米饭,方才感觉饱了。

今后若是按照这种饭量,恐怕要不了多久,苏城都要卖房子了。

“我父亲为官多年,一分钱不进内宅。”

苏城转过身来,看向孙同,认真说道:“临走之前,并没有给我留下丰厚的遗产,但是却留给我一套为人处世的精神标杆,那就是德行,这个德行,就是苏家的一切。”

“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,万钟于我何加焉?”

要赚钱,苏城是有门路,还不至于入室抢劫来做第一桶金。

孙同闻言,面皮铁红,神色复杂的看着苏城,半晌之后,收过了夜行衣,对着苏城恭敬拱手,说道:“苏兄言辞如刀,孙同受教了……孙同一念之差,几乎将苏兄拉入到祸事漩涡之中。”

苏城点了点头,听劝就行。

“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,伯父能说出这种话,当真值得敬佩。”

孙同将夜行衣收起来,惭愧说道。

“呃,这话是……”

苏城有心辩解,然后推算一下年代,现在是楚庄王二十年,距离孟子出生还有二百二十年。

啊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