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我在值夜啊

妙善躺在床上。

苏城在地上铺了席,躺在地上。

铁成的家中地面皆是土地,并没有后世的硬化手段,不过这土地夯的结实,苏城躺在席上,感觉地上是有坑洼起伏,但是灰尘不多。

在房间里面的灯火已经吹灭,但是苏城和妙善两个人都睡不着,而这一切因由,自然是隔壁房间的儿女之声。

“唉……”

苏城忽然长出一口气,感觉这一辈子都没这么尴尬过。

如果苏城没有仙道上的追求,如果妙善不是菩萨,两个人在这环境下郎情妾意,倒是能够增进关系,但是两个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如果。

“妙善妹子。”

苏城躺在席上,对妙善叫道。

“啊?”

妙善讶然一声,声音颤抖,她是纯洁的一张白纸,对于男女之事并不通晓,但是现在毕竟年岁大了,在大香山中,那些媳妇婆娘说话嘴上不把门的时候,也让妙善听到许多事情,而这一次亲临其境,让她羞愤欲死。

若是房间里面没有苏城,她也就是羞怯而已,但是房间里面有了苏城之后,就让妙善越发的不自在了,这时候又听到苏城叫她,让她都不知该如何应和,更不知苏城叫她有什么事。

“妙善妹子。”

苏城躺在席上,打开话题,说道:“似你这等天姿国色的姑娘,准备如何渡过白水江呢?”

眼前横在两个人面前的难题,还是白水江,那江中的女鬼张氏修行五百多年,早已经成了气候,又专门杀漂亮女子,完全就是横在妙善身前的难题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妙善长出口气,听到苏城在谈论这个话题,妙善心思在放在这事情上面,对于外面的儿女之声,倒是直接忽略了。

“我觉得,不仅仅是白水江中的女鬼,就连东阳镇的船公,恐怕都不愿意载我们。”

苏城躺在席上,收敛血气,对于外面的声音也渐渐感觉到遥远了,不似刚才那种身临其境的参与感,脑中在想正事的时候,方方面面要考虑的问题也自然浮上来了。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妙善皱眉,说道:“东阳镇中的人知道女鬼专门抓漂亮女人,他们若是载我,恐怕有倾船之祸。”苏城考虑的问题是对方不载,而妙善考虑的问题则是船公的危险。

因为自己而让旁人陷入危险,这是妙善所不愿的。

“苏哥……”

妙善侧过身子,看向苏城,欲言又止。

两个人一个在床榻上面,一个在地上,一点星光破窗而入,让两个人将彼此看的清楚,而外面的声音,倒是被两个人忽略了。

“我有一个想法……”

苏城躺在席上,看着妙善的面孔,小声说道。

妙善在床榻上面点点头,示意让苏城讲下去。

“我在想,如果将妹子你扮丑,在你脸上涂抹一些锅灰,将你的头发剪一些,整个人扮做一个哑女,想来能遮住你的艳丽,只是不知道,这能不能糊弄鬼。”

苏城口中说道。

毕竟面对的是鬼,苏城也没有和鬼打架的经验,现在只能摸索着来了。

就是不知道鬼是不是用眼睛视物的……

“糊弄船公应该是没问题的。”

妙善哑然失笑,看着苏城说道:“我就是怕舟船倾覆,连累了船公性命。”

你就不怕连累我的性命?

这话苏城心中一想,却没有说出来,心中了然,在妙善的心中,恐怕现在的他和妙善是一体的,在前往寻找莲花的这路上,两个人是同生共死的。

只不过张氏这女鬼……

“吱吖……”

外面的门开了,而后铁成收拾了一下,迈着脚步向着外面走去,桂姐则在后相送,更是柔声叮嘱,两个人依依惜别了好半晌。

苏城和妙善两个人侧耳倾听,听着桂姐将铁成送走,又听着铁成脚步走远,两个人对视一笑,纷纷闭上眼睛,现在终于是能安稳入睡了。

“晚上应该不会回来了。”

苏城断言道。

妙善笑了笑,她这一天经历许多事情,现在时辰已晚,也着实累了,外面没有杂声之后,妙善双眼一闭,很快便睡了过去,而苏城气血浮动,不过几个呼吸,就进入沉眠之中。

这一夜妙善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两个人因为白水江的缘故,并没有找到莲花,回到了大香山之后,两个便成婚了,随后的梦境也因此越发绮丽,以至于让妙善羞涩之下,猛然惊醒。

妮妮儿女之声犹在耳边。

妙善目光向着苏城看去,透过窗户的亮光,她看到苏城的眼睛也是睁开的。

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

妙善问苏城道。

“寅时。”

苏城长叹口气,说道:“他回来了……”苏城在睡梦中听到了一些脚步声,而后桂姐开门,接着这种声音就起来了。

你们夫妻也太难舍难分了吧。

妙善也是尴尬一笑,躺在床上,目光看向房顶,脑中不由回忆适才所做的梦,心中一叹:看样子自己是真的中了七情六欲毒了。

卯时刚过,也就是早上五点多的时候,苏城已经起身了,而妙善在这时候,倒是躺在床上补觉。

苏城在房间里面,一直听着桂姐起身,铁成从外面回来,方才起身到了院落里面洗漱。

“苏兄弟,你们睡的还好吧。”

铁成看到苏城,笑着问道。

“铁大哥没睡的时候,我们也没睡。”

苏城含糊说一句,看着铁成呵呵笑的模样,索性说道:“铁大哥龙精虎猛,实力不俗啊,从前半夜到后半夜,就不怕扰民吗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铁成哈哈大笑,说道:“哪里那里,我也是昨天将你们送过来之后,顺势而为,我出去之后,可是又将村镇巡了两边,方才在公门那边睡下……等等,你说后半夜什么?”

铁成忽然脸色一变。

“……你昨天出去之后没回来?”

苏城讶异问道,这家伙后半夜在公门睡的?

“当然了!”

铁成说道:“这公务摸鱼,一次即可,岂能一而再,再而三?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苏城和铁成面面相觑。

“!!!”

铁成的心态忽然炸了,怒声叫道:“好贱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