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纯属谣言?

白水江滔滔一片,水流湍急。

苏城人在码头,眺望着江上小小的船只影子,陷入到了沉思之中。

这看不到尽头的江面,别说是和水鬼搏斗,仅仅是看着湍急的水流,翻涌的浪花,便自然而然让人心生惊恐,也让苏城深深的明白了那个道理。

人力有时穷!

面对着雄壮的大自然,苏城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。

“月余前,兴林县的县令儿子娶亲,因为赶良辰吉日,要过这一条河,那新娘子坐在花轿之中,头戴盖头,又涂抹面孔,一直都不曾露出真容,更有人在周围护持,念诵金光咒,但是在船走到中央的时候,整个舟船便倾覆其中,旁边的船连忙救助,但新娘子便在漩涡之中,杳然而去。”

妙善走到苏城的旁边,开口对苏城说起了适才她和大婶交谈获知的消息。

苏城原本所想,让妙善扮丑糊弄鬼的事情,显然是行不通的。

想要念诵咒文,平安无事的走过去,也是行不通的。

“看样子这条河真不好过。”

苏城叹了口气。

适才他也想了几个方案,甚至想到造一个滑翔机,从山上直接跳下来,同妙善一起飞过去,但是苏城没有那么精湛的手艺,这江面也太过辽阔,风也太大,根本撑不过去。

“其实还有一个方法。”

妙善对着苏城笑笑,说道:“那个大婶对我说,只要拿刀子将自己的脸划破,把自己变丑,那么再过江的时候,便不会有丝毫阻碍。”看着苏城的目光瞧过来,妙善轻轻一眨眼,说道:“这样我们和张氏的矛盾就转化了。”

苏城摇了摇头。

“如果能够救助大香山的村民,能够让尹伯伯死而复活,妙善的面貌美丑不算什么。”

妙善说道。

在知道了过河的方法后,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了。

苏城看向妙善,他丝毫不怀疑妙善的言语真假,只是看着她纯美的模样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想你为了救人,最后让自己面目全非,是鞋子有问题,我们就不能削自己的脚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苏城心中隐约也有明悟。

就依照妙善这样子,为了救人,一点点的改变自己,最终她成为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的时候,恐怕就没了这时候的样子。

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妙善的目光也看向了茫茫的水域,这看不见尽头的水面,让她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妙善。”

苏城看向妙善,笑了笑,说道:“我们看问题的时候,一定不能主观片面,我们也要了解整体,这张氏如何,我们不过是从东阳镇这边百姓口中道听途说,一切都还有待确认,我们如果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,是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的,要知道,兼听则明偏信则暗。”

妙善听了点头,说道:“兼听则明,偏信则暗,苏哥说的真好。”

“这话不是我说的。”

苏城连忙说道。

妙善闻言,满是好奇,看着苏城问道:“那是谁说的?”

魏征说的。

苏城算算时间,再有一千一百六十九年,魏征就出世了。

“总之……”

苏城岔过话题,说道:“你暂时在东阳镇这边休息,等到渔船过来,我就同他们一起到江面上看看,也瞧一瞧对岸什么样子,顺带学一下划船,倘若我们两个真要渡江的时候,我会划船,也不会连累船夫。”

妙善听苏城的话,连连点头,原本她就在担忧,若是过江的时候,连累到无辜的人应该怎么办,若是能够甩开无辜的人,也就没了心理负担。

苏城又道:“铁成和桂姐两个人有了矛盾,若是还在铁成家中,平添尴尬,待会儿我再找个临时住宿的地方,你就安心在那边休息。”

苏城准备先在水面上转几圈,试探鬼物究竟,再行筹划。

“苏哥。”

妙善看着苏城,又担忧道:“东阳镇这边的百姓们说,便是和貌美女子有牵连的人,在水面上都极为危险,你到江上,可一定要注意。”

苏城看着妙善,不由一笑。

自从在大香山上,那个和尚突然冒出来,对着妙善唱了一段焚音,又对着苏城许下伏虎罗汉的位置之后,苏城和妙善两个人无形中就有了隔阂,而在今时今日,那无形的隔阂早已经被戳破。

苏城能感觉到,两个人又近了不少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苏城应了一声。

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,白水江中打鱼的船回来了一个,在那渔船上面下来了一个老伯,靠岸之后,便开始卸鱼。

“老伯。”

苏城走上前去,连忙帮衬着老伯,将船上的鱼卸在岸边,同时和这个老伯进行交谈。

这个老伯也是姓铁,叫做千里,面貌极其粗疏,世代在这白水江上打渔为生,谈话之时,老伯的婆娘儿子也都赶了过来,看其面貌,也都是粗疏的人,不过他们面貌虽然不佳,为人却极其热情,看到了苏城热心帮衬,又想要在江上走走,学习划船,眼看着时间尚早,铁千里仍要打鱼,也就一口应下。

至于妙善,她生来漂亮,为人纯善,无论到哪个地方,都能讨得善人好感,铁千里一家自然欢迎妙善,看着苏城和铁千里上船之后,铁氏便带着妙善先回家去了。

苏城正在船上,按照铁千里的讲解,伸手摇浆,只不过稍微适应一下,苏城便能撑船在白水江上行走,只不过江水滔滔,撑船不易,幸好苏城有一把力气,倒是让舟船顺利而行。

“铁大叔。”

苏城撑着渔船,问道:“我听说东阳镇这边有讲究,漂亮的女人不能过河,对吗?”

铁千里在水中洗手,闻言之后,坐直身体,说道:“我们这边是有这个传说,但是多半是假的,我们几个船夫聚在一起说这件事的时候,觉得应当是当年村中不愿意漂亮女子嫁到村外,才编撰的瞎话,又凑巧碰到了几个巧合的事情,才以讹传讹,让这瞎话越传越广,我在这水面行舟三十年,也拉过许多人,那些女子们有不少漂亮的,都平安过河了。”

瞎话?

苏城撑船,若有所思,不过看着铁千里的模样,想了想,问道:“说来可能有些冒犯,我在这边观察的时候,看到渔夫浑家,大多面貌中人,不知你们为何不娶漂亮女子?”

毕竟铁千里的老婆面貌就不太好看,这和铁成的说法相合。

“我就是一个渔夫,哪里有钱娶漂亮的?”

铁千里摆摆手,说道:“漂亮的女人眼界便高,都想要嫁到高门大户,哪里是我们这些小门户能娶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