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饶益众生,才能开出菩提果

“吨吨吨吨……”

苏城捧着玉净瓶,将里面的净瓶水吨吨饮下,这净瓶水进入体内之后,迅速的化为血气,充盈在苏城的四肢百骸,而等到血气循环之后,尚且有一部分血气不曾转化,便直接涌入到了苏城的脊骨之上。

霎时间,苏城感觉一股力量随着脊骨寸寸上升,直至天灵,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舒张,每一根汗毛,都似乎有千钧之力。

跟着菩萨混,日日有精进。

苏城将净瓶递给了妙善,他能够这样飞速的提升实力,少不了妙善的臂助。

不过说来也怪,这净瓶水的众多妙用,放在妙善的身上,多半不灵,直至今日,妙善仍旧是一个弱女子。

“收拾一下,我们……”

苏城同妙善正在说话,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。

“杀人了,王通快死了!”

“赶紧来人啊……”

“刘大夫在哪里?赶快让刘大夫过来啊!”

随着外面的吵闹声音,还有不少人沿着门路,向着南面跑去。

苏城和妙善见此,两个人也从铁千里家中走了出来,顺着人流的方向,向着人群聚集的方向而去。

人群聚集的地方,是苏城和妙善昨天落脚的铁成家中,现在内外都围了一圈的人,铁成站在门口,面色复杂,而在院落之内,则是桂姐和王通。

苏城和妙善来到这边之后,暂不出头,听着东阳镇的百姓们谈论,而后就知道了事情的前因。

原来这桂姐偷人,对象就是铁成的好兄弟王通,只不过这件事情被戳穿之后,铁成和桂姐两人分居,桂姐闭门在家,王通在昨天夜里将铁成灌醉之后,又来寻找桂姐,而桂姐假意顺从,用剪刀断了王通的是非根,又用剪刀一路捅刺,直将王通刺的嗷嗷乱叫,惊醒了左近邻居,这才有了此时一幕。

“好贱人!”

王通躺在地上,看着桂姐怒声骂道:“好端端的,为什么对我反手相刺?”他被断了是非根,今后都和这种事情彻底断了,又被桂姐用剪刀捅刺,伤口虽浅,但是疼的要命,因此看到花一样的桂姐,也说不出什么好话。

桂姐看着王通的模样,又看向了门口神色复杂的铁成,并无二话,手中的剪刀对着自己脖颈便割了下去。

霎时间鲜血喷涌,桂姐也一下子仰躺倒地。

“桂姐!”

铁成连忙上前,伸手将桂姐抱在怀中,眼泪便落了下来。

今天看到了桂姐的姘头,铁成感觉到了被挚友和妻子双重背刺,整个人在门外难受至极,连进门说话的气都没了,但是看到桂姐决绝要死,这对桂姐的感情,终究是压过了一切气性,让他不顾一切的冲进来了。

“咯……咳……”

桂姐下刀极狠,脖颈上受创极深,气管受损,现在鲜血横流,想要说话都不太行,只是一手放在铁成的脸上,摇了摇头。

“刘大夫,你快救救她,你快救救她!”

铁成抱着桂姐,向着刘大夫请求。

这刘大夫是东阳镇中唯一的一个大夫,他也是左近有名的杏林圣手,十里八乡的人都找他看病,就算是一些疑难杂症,到他手中就没有治不好的。

但是现在,刘大夫到了桂姐的身前,看了看之后,就摇了摇头,说道:“除非神仙下凡,否则真的没救了。”

似这等伤势,已经超过了他的治疗范围。

“桂姐……”

听到刘大夫的话,铁成彻底绝望,双手抱着桂姐低头痛哭起来。

无论桂姐之前犯的是什么错,在他心中最里面,终究是爱着桂姐的,而现在桂姐又要死去,因此桂姐的错被他全然甩在脑后,唯有平日里夫妻恩爱的种种画面,历历皆在眼前。

“让我来试试吧。”

苏城在人群中,终究是站了出来。

跟妙善在一起,很多时候,他都不能再袖手旁观了,而铁成收容他们住了一夜,苏城也终究要回报一下。

“你?”

铁成看到是苏城,讶异一声,但是现在只要有一线生机,他都愿意紧握手中,因此连忙让开身子,让苏城来看桂姐伤势。

苏城伸出手去,触碰着桂姐的伤处,血气外用,封锁了伤口,而后微微调整,让伤口对接在一起。

他的血气狼烟,便是断肢枭首,都能再接,而外用到人体上,用来处理伤口,一拿一个准。

“妙善,快用净瓶水。”

苏城暂时止血,又封锁伤口之后,便呼喊妙善,让她来布施万能的净瓶水来。

妙善听到苏城的话,也不多言,连忙上前,将手中的净瓶水向着桂姐的脖颈上面倒去。

有苏城的血气作为对接,又有净瓶水处理伤口,等到这净瓶水将桂姐脖颈上的血污之处洗去,桂姐的脖颈上面已经光洁如初,一点伤疤都不曾留下。

“她现在晕过去,是因为适才血不供脑,过一会儿便会好了。”

苏城起身,对着铁成吩咐道:“不过她的伤口只是暂时黏在一起,需要一段时间长好,这段时间只能吃些清淡的,平时也要注意,不要活动的太过激烈,不然伤口崩开,恐怕就没救了。”

妙善也将净瓶水布施一些给铁成,让他喂给桂姐,能让桂姐快些醒来。

“神仙啊!”

刘大夫就在一旁,看到了苏城和妙善两个人的本事,完全不同于他所学的医理,连忙对着苏城和妙善就跪了下来,口中称呼神仙。

苏城和妙善两人的救人手段,对他们来说就是神仙手段。

“神仙在上,受小的一拜。”

“神仙垂悯,我家中老母卧病在床,现在眼见都不行了,恳求神仙赐下灵药,救我母亲一救!”

“求神仙赐药……”

“求神仙保佑小人阖家平安!”

东阳镇这边的百姓们看到了刘大夫都下跪拜神了,一个个争先恐后,连忙跪在地上,对着苏城和妙善两个人便拜了起来。

“起来,都快点起来!”

妙善受此大礼,万分惶恐,连忙让周围的人起来。

只是这些百姓们见此,更是头都不敢抬。

“铁老伯!”

苏城在人群之中,将铁千里扶了起来,说道:“我们两个人只是平常人,不过有些另外的手段罢了,实在受不起你们的大礼,不过你们所求的灵药,我们这边倒是有一些,你们就让镇中有病症的人来此,我妙善妹子自会布施灵药……”

苏城拉着铁千里劝导,而妙善生来善良,听到这边的人有重症,她的玉净瓶水毫不吝啬,当下便在东阳镇中,摆下了摊位,在这里布施灵水。

玉净瓶水也确实是万能神药,人世间的小灾小病,只要在妙善这边取了灵水,当下便能痊愈,也是让东阳镇这边的百姓们对妙善更为尊崇。

“神仙,你有接续之能,请您垂悯,将我这东西接上吧。”

王通瘸着腿走到苏城旁边,大胆的对苏城说道,手中捧着的是自己的是非根。

“没救了。”

苏城看了一眼,说道:“这已经是一团死肉了。”

王通面色一苦,正要再说什么,铁成已经走上前来,对着王通就是拳打脚踢,三下两下,就将王通打的奄奄一息……

妙善在东阳镇这边布施甘露水,一直到正午的时候,方才停下。

苏城也在这个时候,向着东阳镇这边的铁千里和铁成告别。

“我也准备走了。”

铁成说道:“今天就准备带着桂姐,离开东阳镇……这件事情发生之后,镇中百姓必然会对桂姐指指点点,我们离开了这里,才能重新开始。”

苏城闻言,点了点头,同铁成,铁千里拱手道别。

“看样子,矛盾已经转化了,他们也能继续走下去了。”

妙善走在苏城身边,一脸欢喜。

“奸近杀,一点不假,今后如何,还是看他们自己如何走了。”

苏城感慨说道。

“我们也要上路了!”

妙善走到船上,看着茫茫的白水江,说道:“今后的路,也要看我们怎么走了。”

苏城笑了笑,跟着走上了船。

东阳镇的百姓们都聚在岸边,向着苏城和妙善送行,一个个对他们顶礼膜拜,更有一些人为他们燃上了香火。

苏城见此,微微感叹。

这一千里路,若是让妙善走完,只怕是要万家生佛。

这就是菩萨。

饶益众生,才能开出菩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