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我也是女人

苏城人在船后,看着船头处出现的巨大骷髅怪,一时无言。

人的相貌根基,都在骨头,因为有骨头撑着,因此五官肢体才能协调,若是一个人骨架生的好,就算是面貌平平,也差不到哪里去,而若是一个人的骨架生的不好,就算是五官精致,搭配不好,也会显得怪怪的。

就像是正常人的骨架,基本是头圆,脸窄,就算是有些差池,大体也都是这样,而后躯干的骨骼,基本是肩宽腰窄的倒三角,四肢的骨骼,则是以长直为美,如果全都符合这个条件,这人不一定就是帅哥美女,但是一定非常耐看。

因为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。

但是眼前的骷髅怪不一样。

她是头尖脸宽,将一个瓜子脸生倒了,而后躯干是肩窄腰宽,肋骨夸张的向着左右膨胀,将一个倒三角长正了,最后是胳膊短而弯扭……像这种比例,搭配出来的怎么都不会是一个正常人。

苏城脑补了一下,就感觉画面挺奇怪的。

“你说妲己的骨头不美?”

这骷髅架子对着苏城问道。

“当然不美!”

苏城肯定说道,这骷髅都已经长成这样子了,为什么不顺着她一点呢?你总得在人家生命中留下一点美好回忆吧。

“因为妲己没有风骨!”

苏城仍旧是忽略客观事实,只说虚的,说道:“这美人在骨不在皮,不仅说的是骨头,也说的是一个人的风骨,试看妲己,她这婆娘在当年无恶不作,哪里会有风骨?”

骷髅架子点了点头,显然是认可苏城的观点。

苏城趁此机会,又划了两下船,但是船被骷髅顶着,在白水江上纹丝不动,这也让苏城无法试探骷髅架子的力量究竟有多大。

也不知道眼前的骷髅架子,是法力幻化而成,还是此魔头本身就这么大。

总之,现在不能力敌。

“那你觉得我有风骨吗?”

骷髅架子问苏城道。

“姐姐应该是东阳镇中,传说的张氏吧。”

苏城试探问道。

骷髅点头,说道:“没错,就是我。”

果然是张氏。

苏城心中有数,看着骷髅,说道:“姐姐一怒跳江,实属刚烈,倘若姐姐没有风骨,那这世间的人就都没了风骨了,单姐姐这一点,就比妲己要强上数倍,并且姐姐是个宽厚人,比妲己那个害人性命的毒妇更是强的多了!”

骷髅呵呵直笑,这么多年来,遇到的人个个骂她妖魔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会说话的人,苏城的这些话,都说到她的心坎中了。

骷髅笑过一阵儿后,说道:“风骨,我的风骨确实比那妖妇要的多了!只是不知道那妖妇究竟在何处,否则我一定要跟她比一比!”

苏城听到这些话也就笑笑。

封神演义的话本里面,在周朝灭商之后,妲己求女娲庇护,但是女娲转手就将妲己卖了,在行斩首之时,妲己施展魅惑之术,让军士们手软不能提刀,雷震子,杨戬,韦护皆来监斩,但都无可奈何,最终是姜子牙出面,用斩仙飞刀,将妲己斩了。

这话本和事实,可能会有出入,女娲娘娘毕竟是圣人,圣人手段,匪夷所思,因此妲己是死是活,尚且两说,不过妲己如果真的碰到了这骷髅和她斗艳,怕只会轻蔑一笑。

你配吗?

“姐姐,既然你宅心仁厚,就将我们放过去吧。”

苏城手中划桨,看着骷髅笑道。

“可以,可以。”

骷髅点头,对苏城说道:“你将船舱里面的女孩扔给我,就可以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苏城目光看向了船舱中的妙善,这会儿的功夫,妙善在船舱里面已经镇定下来,听到了骷髅一定要留下她,不由轻轻一叹。

“姐姐,她是我挚爱的人,我们两个还要白头偕老呢。”

苏城看向骷髅,对着骷髅表露一个温柔的微笑,说道:“你能不能放过她啊!”苏城试试看自己有没有面子,也试试“温柔”能不能镇住这个骷髅。

骷髅果断摇头。

看样子矛盾要变成对抗性矛盾了。

妙善在船舱里面也起身出来,走到了苏城身边,看向那巨大的骷髅,脸上也没有惧意,而是问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留下?”

骷髅瞧着两人,说道:“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我看不惯你们这些人活着,并且将你拖下水之后,我便能够剥下你的皮,而我穿上你的皮,就有了你的面貌。”

骷髅坦然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做法,她就是见不得漂亮女人。

“姐姐。”

苏城做出最后尝试,说道:“我觉得女人应该活出自己,不用纠结别人的看法,并且相貌这种事情,并不是让人随意评判的,我也是女人,我就很讨厌别人对我的面貌评头论脚的。”苏城还刻意说自己是女人,表明一下女性立场。

骷髅:困惑……

妙善:迷茫……

骷髅和妙善一时懵了。

“姐姐,你能放过我们吗?”

苏城对骷髅露出和善的微笑。

“不行!”

骷髅一口拒绝,说道:“像她这样的美人,百年才会从这边过一个,若是我错过了她,就少了一件珍贵的皮囊。”说着,骷髅伸手来抓妙善。

这一只手,比一个人都高。

看到这骷髅伸手出来,苏城感觉自己就像是特摄片中人物,要面对这种巨大的古怪生物。

“喝!”

苏城抄起船上放着的长刀,自身的血气狼烟应用到了巅峰,此时太阳正中照射,妙善看眼前苏城,只觉苏城如同火炬,一阵阵的烟气向着天空涌起。

“丑八怪!”

苏城毫不客气的拉仇恨,也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,如果不是对方确实强,苏城是懒得扯这么多的废话,但是现在双方撕破脸皮,苏城自然要一畅胸臆。

“铛!”

朴刀和白骨手掌对撞,两者格然而响,霎时间苏城感觉如碰金刚,眼前白骨火花一并飞现,震的苏城脚下之船凭空向下许多,而后水力浮起,舟船在白水江上来回晃荡,也让在后面站立的妙善东倒西歪。

苏城生怕妙善落水,连忙将她推入到船舱里面。

“你这混账!”

骷髅听到苏城刚刚夸她,现在转脸骂她丑八怪,立时大怒,也不管船舱里面的妙善,两只手一并向着苏城抓来。

对骷髅来说,苏城的可恨程度,超过了妙善给她带来的价值,直接是优先收拾的第一人。

苏城左支右拙,闪过了这两只手,人在船上,纵身而起,大胆的向着骷髅身上跳去,想要依照骷髅身躯作为着力点,向着骷髅的头颅眼眸处杀去。

“啊哈哈哈哈……”

骷髅嘴巴一张,对着上前来的苏城口吐毒烟。

这毒烟凶悍,苏城不过一闻,立时感觉头晕目眩,连忙闭塞气息,从空中极落,最终落在了舟船上。

“铛!”

苏城手中的长刀,又格挡住了骷髅的利爪。

只是这一次,骷髅五指一抓,便要将苏城直接抓在手中。

“不行!”

妙善在船舱里面叫了一声,便将玉净瓶投掷出来,正砸中骷髅手指。

这一刻,苏城双眼都迸出血丝,血气蒸腾,手中朴刀猛然一划,将骷髅的半只手都给削平。

“妙善啊!”

苏城一只手捡起玉净瓶,对着妙善气愤说道:“你打人骂人容易,何苦摔这命根子?”

这玉净瓶可是苏城的命根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