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丢失的行李

苏城和妙善两人自然是在沈家用的饭,吃了一些素茶素斋,苏城又喝了一些玉净瓶中的甘露水,两个人在沈家里面略微休息之后,一并走出了沈家,在龙岩县中走动。

趁着这个空隙,两个人要在龙岩县里面查听一辆马车。

龙鳞宝刀,苏城自然的挂在身上,至于两个人身上的行李,则都暂时寄放沈家。

“没想到法智大师也不知道雪莲山所在,更不知道雪莲山上的莲花神妙。”

妙善在行走之时,想到了这件事情,眉头微蹙。

苏城笑了笑,宽慰道:“这一朵莲花,本来就讲究缘法,应当是我们缘法未至,这个倒不必惊慌。”

苏城已经看出来了,妙善是铁定的观世音菩萨,前路早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,只要往西边这个方向去,一定会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,而在解决了这些事情之后,雪莲山的消息也会一点点的浮出水面。

因此对于路途,苏城是不急了,对于妙善所遭遇的种种一切,苏城倒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,在这上面循循善诱,如果苏城已经尽力了,妙善仍旧是观世音菩萨,苏城也就认了。

两个人在龙岩县中行走。

现在正是荷花节时候,又有沈家在县城里面开流水宴席,整个县城里面的人气鼎沸,苏城和妙善走来,只觉处处都是人烟,而各种小摊小贩组成的长龙,更是将龙岩县的主干道都给堵塞了。

地上洒的都是纸钱,街头挂的多是白布,而在街道上的行人却个个面容带笑。

龙岩县当年往这边建造的时候,只是铲了坟头,对于里面的尸身一点不动,可谓处处坟头,而现在人们来来往往,个个带笑,全然是在这坟头蹦迪。

“邹三死了。”

苏城靠近妙善,将今天从丁德全那里知道的一切,完全说给了妙善。

妙善听到了邹三是被沈家老太太推下水,又听到了沈家老太太如此狠辣,面色为之一变,想起了今日在沈家里面,沈家老太太以礼相待,笑呵呵的慈祥模样,又想起苏城所说的沈家老太太,在江上辣手无情,直接将邹三推下船的狠辣手段,最终叹息道:“人不可貌相……苏哥,我们去报官吧。”

这老太太当真犯下如此恶行,妙善既然知道了,便要将此事报给官府,让官府来惩治她。

“只怕不行。”

苏城摇摇头,说道:“沈家在龙岩县中是为首富,这些年来早已经和县令勾在一起,如果我们两个去报官,不仅是我们两个身陷囫囵,就连丁德全也要受累,我们是能一走了之,丁德全只怕就没命了……何况我们两人根本没有证据。”

若是沈家老太太让下面的人一口咬死,邹三就是失足落水,一切都无对证,苏城和妙善也根本没有办法。

并且在龙岩县报官,实在是天真了。

妙善听闻如此,低头沉默,她是纯善,但并非愚钝,知道一些大户人家的势力,并非是一张状纸就能掀翻的,像是沈家老太太这样的人,怕是能将事情遮盖的天衣无缝。

“那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妙善抬眸,问苏城道。

我什么都不想做!

苏城心中吐槽,他思来想去,这正规渠道根本就奈何不了沈老太太,想要解决这件事情,只怕要刀剑相向,依靠他的本事,斩杀沈老太太不在话下。

只不过苏城不想拔刀。

他练就本事以来,几次出手,完全都是因为对方压到了自己头上,像是什么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的心却是极淡的,并且邹三已经变成了鬼,那么自然应该由邹三报复回去。

至于苏城愿意做的,就是确保从沈家弄出来的赔偿,能够顺利的到邹老伯那里,让他们夫妇即便是到了晚年,也能养活自己,不必继续在山间劳作。

至于苏城诈问丁德全,是因为他好奇,因为他不会装糊涂。

不过在妙善面前,苏城却又不能表露自己的这个心态。

“我觉得,应该看邹三准备怎么做。”

苏城看着妙善,说道:“现在正是荷花节,邹三的魂魄也已经显现,想来他是会有报复的,如果他真的要杀老太太,那也是一报还一报。”

妙善听苏城这样说,皱起眉头,说道:“这阴曹地府戒律森严,如果邹三因为杀人害命,而坠入十八层地狱,那当真是得不偿失。”

苏城只是看着妙善。

妙善又看看苏城,两个人都摇了摇头,走在龙岩县的街头。

“苏公子,苏公子……”

赵大在人群中,看到了苏城和妙善的身影,连忙上前,对着苏城和妙善拱手,说道:“苏公子,你们放在我们沈家的行李,不翼而飞了。”

这个赵大,是沈家老太太身边的随从,正是从一到八里面的赵大。
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苏城皱起眉头,我们行李放在房间里面,你们还要进去翻翻看看?

“就是你们出来不久,我们丫鬟进屋打扫,看到没有你们的行李,便连忙报给老太太,老太太又询问其他家丁,才知道你们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行李,因此这行礼就是被鬼给偷了。”

赵大对苏城说道。

在龙岩县城的荷花节,有两个规矩,一是出来进去,一定要照照水,看看是否有鬼物跟随,第二是如果有东西暂时丢了,不要去找,等到荷花节过了之后,这些东西是会回来的。

因为这些东西只是被鬼暂时借去而已,如果你一味寻找,就很小气,容易惹怒鬼物。

“我们先回去看看吧。”

妙善忧心说道,她一心一意都想要去雪莲山,拯救大香山的人,哪里愿意在半路耽搁?现在听到东西丢了,自然心急。

“也好。”

苏城笑了笑,说道:“我倒要看看,这偷包裹的,究竟是人是鬼……”

对于沈家,苏城还有一个疑惑,那就是今日在沈家里面一遭,感觉沈家的种种规矩,居然是对标皇家的。

就这种训练家仆的手段,家仆们那种毫无喜怒哀乐的规矩,一般人家可训练不出来。

苏城也想摸摸沈家的底,看看沈家究竟什么来历,让家仆们拿着这一点钱,干着这么苦的活,拼命的剥削压迫劳动人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