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那种事不要啊

“吨吨吨吨……”

苏城喝了几口玉净瓶的水,补充一下自身的血气,适才苏城一直都在叠加抗性,现在感知身体,血气亏损过多,不过也幸好妙善就在身边,影响也不大。

妙善凑到了苏城的身边,看着苏城摆放在桌子上的华严经。

“一切的神秘,其实都在这四个印上面。”

苏城让妙善看着四个印法,解释说道:“只要我们在这里面结这四个印,便能够操纵华藏塔,适才这宝塔已经没了主人,我结了这四个印,宝塔便暂时认我为主,等我们出去以后,还是要将这宝塔还给法源寺。”

对妙善,苏城不怕她看到这种菩萨十地,四个印法,怕的是她陷入到佛经里面,没有了佛经作为基础,妙善看到这些印法,菩萨十地的时候,感觉只是平常。

而若是遍阅佛经,再看到这菩萨十地,只怕妙善就找到努力方向了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妙善点了点头,知道了前往外面的道路,妙善也就松了口气,眸光向着外面看看,说道:“只是外面白云道长仍旧在守着,我们若是将贸然出去,只怕白云道长会和我们为难。”

苏城也向着外面看去,透过窗户的观察,他们仍旧是在沈家东院的正堂里面,白云道长也依旧在旁边守着。

“即便如此,我们也要出去。”

苏城实在不想让妙善在这地方多呆,对妙善说道:“我们不出去,白云道长就会一直守在这里,最多会守到后天晚上,也就是西方教和玄门在一起开法会的时候,我们两个人总不能在里面饿到那个时候吧。”

这华藏塔里面,苏城可是上下五层都转了,里面只有这些经书,并没有食物。

而这五层塔里面的佛经,大约有一万多卷,想要将这些佛经看完,并且完全领会,凡人要付出一生的时间,而苏城有外挂顶着,是能够在这里刷抗性,但是血气终有问题。

如果在这里面刷三天抗性,自身的修为恐怕要退到原点了。

“可是白云道长……”

妙善仍有忧虑,像是白云道长这种人,是有法力的,如果出去之后,白云道长再对他们为难,毕竟白云道长心狠手辣,在此之前,都已经杀了法智和尚,并且听法智和尚说,这华藏塔的外面,还有白云道长布置的种种手段。

“法智和尚的脑筋有些转不过来,我是有应对白云道长的手段的。”

苏城平静的说道。

也不能单纯说他脑子转不过来,更应该说这原本就是为妙善铺路的。

苏城没有未卜先知的能耐,但是从法智和尚的话里面,苏城能够想到,妙善应该是要被关在塔里面三天,在荷花节最后的晚上,白云道长去龙岩湖超度的时候,妙善从里面出来,然后到龙岩湖人前显圣。

毕竟这个时间点,都是法智和尚交代的。

但是现在,苏城不能让妙善按照这个步调走下去了,至少要带着妙善离开这里的众多佛经,避免这些佛经影响到妙善。

毕竟这些经书,最移性情。

“吨吨吨!!!”

苏城抱着玉净瓶,又喝了几口净瓶水,将自身的状态再调整一下。

“妙善,你相信我吗?”

苏城看向妙善,问道。

“我当然相信!”

妙善原本心中忐忑,但是看苏城信心满满,心中忽然就有底了。

“那我们就走!”

苏城让妙善随在他的身边,伸手掐了法印,刹那之间,两个人便从华藏塔中走了出来,原本都是豆子大小的一点荧光,在离开了宝塔之后迅速增长,随即便是苏城和妙善出现在院落之中。

“白云道长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苏城看着在椅子上坐着的白云道长,拱手笑道。

白云道长放下手中的道经,看着苏城和妙善两人,笑着说道:“看样子法智和尚是死在里面了。”又看到了苏城正看着他,妙善神色戒备的模样,笑道:“怎么了,你们两个想要替他报仇?”

苏城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们自然是没能耐报仇的,也没资格来审判你。”

白云道长点了点头,从椅子上面站起身来。

“只不过你想要顺手杀了我和妙善,而法智和尚救了我们,这一点都不假。”

苏城看着白云道长说道。

白云道长点点头,说道:“便是现在,我也要杀了你们两个!”

“所以你进去吧!”

苏城伸手掐印,正在桌子上面放着的华藏塔放出了八万四千毫光,在这光芒乍现的瞬间,便已经笼罩住了白云道长,牵引着白云道长向着宝塔里面挪动。

“竖子敢尔!”

白云道长勉强挣扎,只是在挪动两下之后,便已经被宝塔的光芒所吸,整个人便落入到了宝塔之中。

当时法智和尚若是想要救苏城和妙善,就应该把白云道长给吸进去,不过现在苏城掌握了华藏塔,知道了华藏塔吸引的妙法之后,毫不犹豫的就将白云道长给吸了进去,将他困在华藏塔内。

这华藏塔里面自有法力生成,完全不用消耗苏城一点精神,只要手掐印诀,就能启用,并且防御力端是可怕,有这样的一个塔,法智和尚遇敌之时,想的是自己遁进去,而不是依靠宝塔关要,将别人关进去,甚至还因此将自己的命都搭上……

唉……这个法智就是逊啦!

收摄了白云道长,苏城这才开始打量庭院四周。

暗算了法智和尚的事情,显然是一个隐秘,就连玉清观的道士们,恐怕都不知情,是以这大厅左近,根本就没有道士。

“苏哥,我们赢了!”

妙善不胜欣喜,满脸欢笑,真没想到解决的方法就这么简单。

“华藏塔我们先收着。”

苏城对妙善说道:“等到我们碰到法源寺中,有信得过的人,便将这塔还给他们,白云道长杀了他们的师傅,他们的仇恨如何报,也都就看他们自己了。”

妙善点头,对苏城的话自无异议。

冤有头,债有主,一报还一报,这样才公平。

“这边还有一个道经呢。”

苏城顺手将白云道士遗留的书籍拾了起来,看了看封面,这道经没有名字。

不过能拿到道经,这可真的是一个大收获,至少让妙善多看看道经,兴许就能想起慈航仙姑的一切,从而离开西方教,重新成为玄门中人。

“放我出去!”

白云道长的身影在窗户边上,在苏城和妙善看来,不过是莹莹一小点,正对着他们两个大放厥词,说道:“不然等我出去,必然有你们好受的!”

苏城笑了笑,将阶下囚的仇恨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“嘿嘿……”

白云道长看着苏城,又威胁说道:“这华藏塔里面都是经书,若是你不将我放了,我就一把火烧了里面的经书!没有这些经书,我看你们如何向法源寺的人交代!”

这塔里面的经书,确实是法智和尚投鼠忌器,不敢收人的原因之一。

烧佛经?

“不要啊,那种事情不要啊。”

苏城对着宝塔呼喊道:“法智大师在临死之前,可是跟我交代过,这里面的佛经不能损害,不然就让他下十八层地狱啊!这会让他死不瞑目,更会让他在地狱之中,永世不得超生啊!”

白云道长:“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苏城看着白云道长,痛心叫道:“你该不会看到了法智大师的尸身,因此想要鞭尸吧!好可怕啊!不过对法智大师来说,这只是一个臭皮囊,你想怎么样,那就怎么样吧!”

白云道长:“……”

白云道长感觉思路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