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舜帝的丹方

我居然是三公主?

忽然间知道了这个消息,让妙善心中一片茫然,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身份,也从没想过,自己居然是“妖魔”的转世。

“给我拿下她!”

沈家老太太冷声下令,让沈家的众多家丁上前,要将苏城和妙善一并拿下。

沈家的这些家丁们闻言,纷纷操刀,向着苏城和妙善汹涌而去。

苏城见此,手中的龙鳞宝刀调转,“唰唰唰”直接斩出七刀,刀势平平无奇,只不过苏城的目力腕力皆非比寻常,龙鳞宝刀又非同凡兵,这一连七刀之后,只听一片惨叫之声,随即叮叮当当之声一片,当先的几个家丁手腕被斩,手中的武器也纷纷落下。

这七刀过后,正欲上前的家丁们纷纷顿住脚步,看着前面的七个人手腕齐断,十分凄惨,他们也自然不敢上前。

苏城一抖龙鳞宝刀,刀刃上面不见一点血迹,看着沈家老太太,说道:“老太太,你还想要丹方吗?”

沈家的老太太听到丹方两个字,脸色又是一变,连忙止住旁边的人。

苏城转过身来,目光看向妙善,看着她双眼茫然,不知所措的模样,笑了笑,说道:“你不会是妖魔。”

妙善抬头,讶然的看着苏城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苏城伸手,轻轻一捋妙善头发,说道:“因为你善良。”顿了顿,苏城又补充道:“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善良的人。”

妙善听到苏城的话,讶异抬头,而后脸上忽然绽放笑容。

对于她的出身,妙善现在尚不清楚,但是现在她清楚一点,就是苏城相信她,并且对待她仍旧向以前那样。

“苏哥。”

妙善看着苏城,说道:“法智大师的性命不被他们重视,但是我很在意,他毕竟救了我们的命,我还是想要完成法智大师最后的悲愿,在后天晚上的龙岩湖边上,让法源寺的和尚们奏响法螺。”

妙善两手握在心前,对苏城说道:“如果我真的被丞相的人抓走了,那么就请苏哥你上路西去,去雪莲山将莲花请回来,救我家乡人的性命。”

苏城看妙善模样,便知妙善心意甚坚,轻易扭转不得,只能点点头。

如果让法智最后的一个愿望也没有完成的话,法智的死当真就毫无价值。

“我和妙善会在荷花节后离开。”

苏城看向法海,说道:“华藏塔和丹方,都会在龙岩湖上交给你们,不过若你们不老实,这东西会不会在你们手上,那就两说了。”

沈家老太太见此,听到苏城和妙善仍要在这里,脸上的笑容便越发灿烂起来。

“把我们的行李也都还回来吧。”

苏城又吩咐沈家老太太说道,随即看向了法海,说道:“关于华藏塔交割问题,我也想跟你们谈谈。”

华藏塔确实是一个神器,但是却不是自己的物件,这东西临时用用不错,倘若据为己有,必遭奇祸。

法海闻言,脸上欣喜。

苏城又看了一眼沈家老太太,牵着妙善,两个人向着房外走去。

沈家的一众家丁节节后退,虽然个个手中拿刀,但是却又在苏城脚步往前走动的时候,自然的让出来了一条路,任由苏城和妙善就此离去。

法海满面欢喜,脚步在后,一并离开了这正堂之中。

“传消息给玉清观的道士,就说白云道长被人擒拿了,让他们将西院堵上!再拿出一些钱来,疏通一下西院的和尚,多布置一些眼线……”

沈家老太太自顾的坐下,看着苏城和法海,嘴角一歪,恨声说道:“谁都跑不了!”

钱能役鬼,也能通神。

沈家老太太的财力能够将白云道长和法智和尚都请过来,也自然能让下面的人乖乖听话,她自信妙善跑不了。

苏城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跑。

离开了沈家正厅之后,苏城缓慢渡步,不知不觉间,便走到了沈家的一水塘边上,看着水塘边假山稀奇,水面宁静,也就在这里顿住了脚步。

“法海禅师。”

苏城看向法海,含笑说道:“这个丹方,对你就那么重要?”

“自然很重要!”

法海认真说道:“居士也应当知道它的价值才对。”法海真以为这丹方就在苏城的手中。

“呵呵。”

苏城笑了笑,说道:“我见到的东西多了,就不觉得它有那么珍贵。”

法海听苏城此话,不疑有诈,摇头说道:“居士的眼光也真的太高了,居然连舜帝所服用的【十转紫金丹方】都看不上。”

十转紫金丹方!

苏城心神一凝,想到了在郢城学府的时候,曾经看到过的一篇记载。

舜帝在巡视天下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异人,因为这异人并不知礼节,因此被舜帝的臣子叱骂,而异人却说:我出生的时候,这世间还没有礼节,我长大的时候,这世间也没有礼节,我的生长,尊天道运转,而礼节不过是天子以忠信来约束人的手段,怎能比得上天道?

舜帝这才知道眼前的人非同凡人,因此对此人以礼相待。

此人便传授舜帝【十转紫金丹方】,舜帝得到了丹方之后,在南巡九疑的时候,飘然而去。

这是一个实实在在能够成仙的方子。

苏城心中谋划,想着如何能够将这丹方拿到手,但是思前想后一通后,最终心中摇头……眼下这一个丹方对苏城毫无益处,反倒是会惹来另外的麻烦,并且像这种一步功成的丹药,在炼就的时候,想来会非常的考验人。

如果是有一个丹药,苏城还真准备好好谋划一下,只是一个丹方的话,就不至于了……

苏城瞧着法海的模样,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好好同法源寺的和尚商量一下,由你们自己推选出一个人,等到荷花节后,让他来接收华藏塔和丹方。”

所谓的丹方,就是白云道长。

法海和尚听苏城肯定,满面笑容,连忙向着西院而去,意欲将西院的法源寺众和尚联合起来,从而让他顺利得到丹方。

苏城看着法海的模样,心中一叹,想来就是这一个丹方,让白云道长想要借助沈家的财力炼制,而法海不知从哪来的渠道,也要在里面入股,法智不知道这些,去制止炼丹,直接被白云道长偷袭而死。

沈家的老太太,法海因此对法智没有一点的同情。

这一切都因为【十转紫金丹方】的价值太大了,能够让人瞬间越过很多底线。

苏城解开腰间的龙鳞宝刀,将他放在湖水中洗濯,适才用刀斩断了七个人的手腕,纵然宝刀滴血不沾,苏城还是要将它洗洗。

“咦?”

长刀入水,苏城感知到了龙鳞宝刀的一项异能。

入水不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