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假慈悲

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。

临近傍晚的时候,龙岩湖就越发的热闹起来,整个龙岩县的百姓们都会往这边靠,毕竟这一年一度的荷花节对他们来说,可是一个难得的热闹,更有和尚供奉地藏王菩萨,道士施展擒拿捉鬼的法门,共同将这里的厉鬼度化,以此慈航普度,还龙岩县一个宁静。

苏城和妙善在傍晚时候,两个人并肩来到了龙岩湖处。

龙岩湖这边的百姓们簇在一起,湖面波光粼粼,沿着湖面有许多的小贩,大多在兜售荷花灯。

这也是龙岩县这边的一个规矩,人死之后,将名字写在荷花灯上,在龙岩湖上面一放,在荷花节结束的这一天晚上,随着玄门和西方教的做法,便能够将这里的鬼物渡化而去。

此时此刻,在龙岩湖的边上已经堆了许多纸钱,还有一个纸扎做的法船,全然是一个两层楼船,里面也堆的满满纸钱。

沈家老太太在无论对神对鬼,撒钱是很大方的。

“沈老太太已经将我们给围住了。”

苏城挨着妙善,小声说道。

妙善笑了笑,目光左右看了一圈,近来跟着苏城一路往西走,又是在得知自己是三公主,妖魔之后,妙善静气大增,今日面对这般境遇,已经处之泰然,柔声说道:“沈老太太以为这两天时间里,一直都在监视我们,以为将我们的事情了如指掌,却没想到,是我们将他们的事情了如指掌,她的机心私心,全都被鬼神知道的清清楚楚。”

苏城点了点头,这两日他尝试着和已经死去的邹三沟通,联络了许多鬼物,由此将老太太的一切弄的清清楚楚,心中想着,苏城目光向着后面看去,瞧着在人群之中,坐在轿子之上的老太太。

沈家老太太满头华发,云鬓高耸,两只眼皮子低垂着,嘴角歪的厉害,瞧见了苏城往这边看来,双眼一瞪,凝视着苏城,而也就是在这时候,一阵清风吹来,龙岩湖波光粼粼,岸边树枝浮动,让老太太看不清楚苏城面孔。

“开法螺吧。”

妙善对着身边的法海说道。

法海听了妙善的话,连忙向着旁边的和尚们吩咐,正在这水陆法会上的法源寺和尚见此,连忙吹响法螺,在这乐器声响同时,又有一群和尚坐在岸边,口中开始念诵经书,法螺和念诵经文的声音交织在一起,让龙岩湖上也肃穆起来。

这法螺和诵经之声,良久方绝。

太阳在这时候,已经开始下沉,在龙岩湖上,一个个的火把已经开始立起来,在岸边的人民,这时候围着龙岩湖的旁边,点燃了荷花灯,一个个开始祷告,随后不久,便在这龙岩湖上面浮起来了一个又一个的灯火,将这夜晚妆点的分外绚烂。

“苏城居士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在荷花灯一个又一个的放开时候,法海走到了苏城跟前,出声问道。

如果苏城没什么话说,就要将华藏塔给法源寺了。

在这两天时间里,法源寺内部的意见已经统一了,并且华藏塔的内外是可以进行交流的,在苏城表示无意【十转紫金丹方】之后,白云道长对苏城的态度也有所变化,只不过纵然如此,苏城仍然没有将他放出来。

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苏城对法海笑道,说着起身,向着法船高台处走去。

对于法源寺和玉清观的事情,苏城和妙善都是局外人,之前只是凑巧入局,现在也不打算继续掺和进去,而对苏城和妙善来说,唯一有矛盾的,就是这里的沈家老太太。

苏城站在高台上面,看着左近的人,笑了笑,自觉十分奇妙。

他现在所站的高台,是稍后由玄门点燃法船的高台,苏城可以想象,这个地方在规划之中,应该是被关在华藏塔内,经过了三天的考验,终于出来的妙善显圣的地方,而现在因为他的缘故,将西方教的规划弄的一团糟。

甚至在这时候,让苏城站起来讲话。

苏城能够想象,在接下来前往西方的道路上,就不会那么好走了,恐怕是会有一些针对他的绊脚石来拦住他,从而让他不影响西方教的计划。

不过那都是随后的事了。

“老太太,你来这边。”

苏城对着沈家老太太招手,高声说道:“法不传六耳。”

正在下面的沈家老太太闻言,看向了高台上的苏城,在火把灼灼光华之下,沈家老太太感觉苏城的面孔在不断变化,就像是她在戏台子下面,看台上的人时候,一时分不清楚生旦净末丑。

只不过苏城抛出来的东西价值太大了,大到她听到【法不传六耳】的时候,不由自主就站了起来,不由自主就向着高台上走去。

舜帝的成仙之方,让她这个凡俗老太太根本无法抵抗。

也是这个丹方,让她连身边的任何人都信不过。

一路而来,老太太站在了苏城的身前。

“适才和尚们念经的时候,念到了【慈悲】两个字。”

苏城站在高台之上,对着下面的人高声叫道:“对于龙岩县的百姓们来说,沈家在荷花节的三天里摆流水宴,撒纸钱,让玄门和西方教两门人来到这边为鬼物念诵经文,可当真是一个慈悲的大好人。”

沈家老太太听苏城夸赞她,脸上多了几分笑意,就连歪着的嘴都正了几分。

龙岩县的民众听到苏城的话,只是笑笑,知道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,那就是沈家是大善人。

“但是这并不是【慈悲】。”

苏城一口否认,说道:“我也看了不少佛经,知道在经书中记载,【慈】是慈爱众生,并且给众生快乐,【悲】是怜悯众生,并为众生解除苦难,而这两个字,我从来没有在沈家老太太的身上看到过!”

苏城一手指着沈家老太太的鼻子,一边对着下面的人说道。

沈家老太太见此,脸色唰白,顿时知道上当受骗,脚步想要动弹,却不知怎么了,一步也动弹不得。

“这老太太之所以要在荷花节上大肆操办,是因为她害怕。”

苏城高声说道:“她在龙岩县里面害了许多的性命,她害怕鬼物会找她讨命,因此在龙岩县荷花节的时候,她要大办宴席,聚塞人气,从而逃避鬼神的惩罚,又要在荷花节的时候寻找玄门和西方教,为鬼物进行超度。”

“如此她在荷花节过去之后,就能够在龙岩县心安理得的为非作歹。”

在这大庭广众之下,苏城毫不客气的将沈家老太太的面目拆开,将她丑陋的一面说给下面的民众。

“你胡说!”

沈老太太高声斥责。

苏城摇了摇头,说道:“老太太,你向来在荷花节的时候,不单独去水边,不去人烟少的地方,难道你没有发现,这高台上只有我们两个人,并且就临着水边吗?”

沈家老太太闻言,惊恐的向着下面看去。

在火把的照耀下,水面一片金黄,本来是看不出影子的,但是沈家老太太低头的时候,分明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影,就这样趴在她倒影的身边,其中邹三仰着脸,就像是当初她将邹三推下船之后,看着他在水中挣扎,又扒着船边求救时候的模样。

“啊……”

老太太一声惊呼,倒头栽到了龙岩湖中。

岸边的人闻声连忙上前救助,但见这龙岩湖潜水之处,根本就没人影,老太太已经是不知所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