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老君要收徒!

让这沈老太太滚下水,苏城当真内心通达。

只有这个老太太死了,才真算是善恶有报。

“咚!咚!咚!咚!”

玉清观的道士们在这时候,击响了长鼓,手中舞动长剑符纸,口中个个念念有词,这是玉清观的捉鬼法门,通过这些道士们的捉鬼法门,将因为荷花灯而吸引到这里的鬼物全都擒拿,而后装载在法船之上,法船上面都是纸钱,随着最后的道士们将法船点燃,便能将法船推在湖中。

一众鬼物都在这法船之上,得了钱财,向着阴曹地府而去。

在这长鼓交击之中,苏城和妙善走向了法海等一众和尚处。

至此之时,沈家有许多人手持长刀,一个个要跟苏城拼命,在这左近更是出现了许多兵马,这些皆是丞相的人马,接到了沈家老太太的信,来到这边擒拿妙善。

不过在此之时,左近的县民许多,道路堵塞,又有法源寺的和尚在左右撑着,这些人一时冲不到苏城的跟前。

“法智和尚临死之前,嘱托我们在这里吹响法螺。”

苏城将华藏塔拿出,递到了法海旁边的法云和尚手中,说道:“现在法螺已经吹响,我和妙善已经能功成身退,至于你们和玉清观的事情,那就你们自己拆解吧。”

法云和尚不过二十,一身月白僧袍,谦卑的接过了华藏塔,在苏城解开了华藏塔的限制之后,法云和尚顺势捏印,成为了华藏塔的新主人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法云和尚一声佛号,华藏塔中弹出来一道荧光,迎风而长,而后白云道长便再一次的出现在众人身前。

被苏城关押了三天,白云道长风采依旧。

“道长。”

法海上前,对着白云道长作揖,笑道:“合则两利,分则两害,这十转紫金丹方虽然是道长所得,但是里面诸多药材,金银珠宝,非是道长一人便能炼成,小僧手中也有不少东西,愿意贡献出来,同道长共有所成。”

白云道长点点头。

实际上这也很清楚,像是摊上了法海这样实力和他仿佛的人缠着,想要将丹药顺利炼成,很是困难,而若是法海能够帮衬,炼就丹药就容易的多了。

“这十转紫金丹炼就之时,需要采二十四节气,每一日的炉火都要有所变动,如此一年的时间,才能够出一炉丹药,而丹药炼成之后,更要放置三年,消了火候,药性方才能够浮现。”

白云道长对法海说道:“如此一丸丹药,服用之后便能立时成仙。”

法海脸上满是狂喜之色,显然是成仙得道,长生久视,便是他一个和尚也不能免俗。

白云道长又说道:“不过这丹药炼就之时,困难重重,因为能立地成仙,因此丹药炼成之时,就有劫数落下,依照我的能耐,拼了全部,能够护佑住一个丹药,你若是想要丹药,在那时候也要拼出全力,如此才能将丹药拿到手。”

法海连忙点头,说道:“当然,当然,小僧就是为了丹药,待到那时候,小僧必然拼尽全力,为自己护出一个丹药。”

白云道长拼尽全力,能够护一个丹药,法海拼尽全力,也能够护一个丹药。

苏城估量一下时间,一年之后,怎么也应该有空闲了,要不要去分杯羹?

想了想,苏城还是摇头算了,他跟这两个人都不熟,甚至和白云道长还有一些过节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。

反正跟在妙善身边,苏城的实力增长也不慢。

并且还有一件事情很恐怖,那就是一年之后,妙善可能就成为大罗金仙了。

观世音菩萨是在六月十九出家正式修佛,九月十九正式得道,也就是说,只要妙善打定主意出家修佛,在三个月的时间里,就能够成为大罗金仙。

这个大腿太粗了,苏城现在抱着不想松手。

“我还要你立一个誓言。”

白云道长看着法海,说道:“那就是说,这个丹药炼成之后,必然要你服用,如果你不服用这一个丹药,那么你道心受阻,一辈子难有成就。”

“当然!”

法海当下立誓,说道:“十转紫金丹入手之后,小僧必然自己服用,绝对不做他用,如违此誓,让小僧一辈子都在红尘之中打滚,永远不能成就正果!”

天空之中有闷雷响动,法海的誓言已经生效了。

法海抬头看了看天,心中打定主意,等到这个十转紫金丹炼成之后,他就带着丹药前往深山老林之中,躲避一切算计,等着丹药冷却之后,便吞服丹药,立地成仙。

“好!好!”

白云道长听到法海立誓,松了口气。

“小僧听道长的话,似乎道长的丹药,并不是用来服用的。”

法海看着白云道长,不解说道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白云道长哈哈大笑,看了看法海,又看了看旁边的人已经远去,唯有苏城妙善尚在近前,也就坦然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立誓了,那么也没什么不能说的,我的这个丹药是要送人的,以此为礼,从而参与一场盛会。”

盛会?

苏城妙善和法海都是一脸茫然。

“周朝的守藏史非常了不得,是一个神龙一般的人物,这个人物一直都在用一个叫徐甲的仆人,但是从来没有给过徐甲工钱,徐甲通过计算,这个人已经欠了自己七百二十万的工钱,因此向着守藏史讨要,守藏史便大开玄门,广收三百外门徒,这些门徒的一应学费,全都交给徐甲,算是还他工钱。”

白云道长说道:“我的这个丹药,就是要送给徐甲的学费,在这学费里面,也只要一颗十转紫金丹。”

周朝的守藏史……

太上老君!

苏城心中震动,不想在白云道长这里,听到了这个消息。

太上老君广收门徒,看样子道教也要出来了,在这之后,也就应该是老子出函谷关化胡为佛,同时在人间留下道德经卷了。

听到这事之后,苏城心向往之,如此盛会,若是能侧立其间,往后经年谈起,脸上也是有光的。

毕竟这时老君的二代弟子,文始真人尹喜,如来佛祖都是我同学,八仙都是我的后辈,老君的六代弟子张道陵见了要称祖,到了李淳风的时候,那都是三十八代了。

苏城又想到了太上老君欠徐甲七百二十万钱,因此想到了自己,也是辛辛苦苦的为他打工,但是丝毫不见报酬……只是不知道这单子顺利完成的时候,老君兑换承诺之时,能不能像徐甲这样,给他一个大惊喜。

“抓到他们,快!”

人群中传来厉喝。

丞相派来捉拿妙善的人已经到了近前了。

“妙善,我们该走了!”

苏城转过身来,抓着妙善,他有龙鳞宝刀,经过了一些实验,已经摸准了龙鳞宝刀的特性,便是抓着妙善,两个人也能在水上顺利离开。

“恩公不必忧心!”

邹三的身影从水中冲天而起,转瞬到了苏城和妙善的近前,说道:“恩公宝刀凶厉,不必拔出,接下来的这一段路,便让我们这些人送你们一程,请恩公上船。”

邹三所指的,就是一边的纸法船。

苏城和妙善对视,两个人毫不犹豫,走到了法船上面,脚下踩着法船上的纸钱。

“烧法船了!”

邹三卷过了一个火把,递到苏城手中,说道:“恩公,点船吧,只要点了火,这船就是我们鬼的了。”

苏城看了看已经冲上来的丞相士兵,毫不犹豫的就将火把点在了船上。

这法船全都是纸扎所做,里面堆满纸钱,现在只是轻轻一点,火焰便在舟上蔓延开来。

苏城和妙善立在其中,丝毫不觉得热,便是火焰到了两个人的脚下,甚至燃烧在两个人的身前,两个人也不觉得炎热,更不觉得呼吸困难,反倒是就和平常一样。

这火焰也对他们丝毫无伤。

法船自然的落在龙岩湖上,随风向着远处飘去。

正追上前的丞相士兵们见到妙善“自焚”,又看着舟船远去,已经是顿住了脚步,只能目送苏城和妙善就此离去。

“死了吗?”

士兵们看着法船,犹疑问道。

“轰!”

正在行走的法船一声轰鸣,红色的火焰转为青紫,只是在船下燃烧,将船上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,众士兵看着苏城和妙善的身影,在满湖的荷花灯照耀下,腾空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