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三百二十七章 旱疆族的围杀

玉女峰的夜,幽静祥和。

房中云团上,柳如烟静静躺着,还在昏厥状态,脸色惨白无比,气息紊乱不堪,血脉本能反应,正竭力抹灭体内帝道杀机。

叶辰也在,自没闲着。

圣体本源已出,助她恢复伤痕,诸多灵丹妙药,一堆接一堆,最霸道的还是他之圣血,极为好用,自也不会吝啬了。

如此,三日悄然而过。

至第四日夜,叶辰才收手。

此刻的柳如烟,脸颊已多了一抹红润,浑身再不见丝毫伤痕,滚滚灵力聚集,灌入她体内,补充着渡天劫后的消耗。

天劫可怕,也是机缘造化,渡过了天劫,便是一次涅槃,涅槃后的柳如烟,已是一尊大圣,潜藏体内的力量,因其而激发,她之血脉,亦属特殊,一旦复古,必定可怕。

“看你,浑身都是血。”叶大少说着,不是一般的自觉,褪下了柳如烟的血衣,一件又一件,愣是给人脱了个精光,还给自己,找了一个很合适的理由:帮你换衣服。

理由是找的不错,衣服是**了,你丫的倒是给人换哪!

映着月光,这厮掏了记忆晶石,准备给媳妇,来套形象写真。

然,未等开拍,柳如烟便醒了。

四目对视,在时间定格中,擦出了一抹名为爱情的火花。

砰!哐当!磅!铿锵!

其后,便是这等声响,甚是嘈杂,如遭了强盗,在屋中乱翻乱砸,茶壶茶杯、锅碗瓢盆,碎了一地。

很快,叶大少便出来了,不是站着出来的,是连滚带爬出来的,可以得见,他脸上那道殷红的巴掌印,极其的醒目。

不要脸!

这等骂声,在宁静的夜下,甚是刺耳,柳如烟已穿了衣服,也已蒙了被子,脸颊红了个顶透,有这么一个活宝在家,哪还有半点节操可言了,上辈子加这辈子,都没这般丢过人。

她之想法,也如当日的南冥玉漱,当年是哪根筋搭错了,守在他床边,看着他傻笑,还为他弹琴来着,就该活活掐死他。

鉴于叶辰二皮脸的德行,她的闺房里,又多了十好几个铃铛,防贼用的那种,至于那个贼,不用说便是叶大少了。

防火防盗防叶辰,也已成了她的人生格言。

深夜里,叶辰抹着鼻血上路了,得去天虚忽悠帝兵。

域门开启,他瞬间消失。

望着他离去的方向,天玄门的众准帝,眸中满是希冀色,期望这尊皇者,能多借些帝器来,也极为笃定叶辰做得到。

叶辰再现身,已是星空深处,第二道域门,又随之开启。

这一路,叶大少并不乏味。

域门通道中,他搬了个小板凳,翘着二郎腿,正兢兢业业的翻看着他收集的珍藏版,整个诸天独一份的那种。

大楚的第十皇者,也是有追求的。

逆天的征途中,总有美妙的事相伴,不是吹,他身上这些个宝贝,若传遍万域诸天,那会比天魔入侵更热闹。

嗯?

看的正兴起时,突有一股杀机,惊的他豁的起身。

仅一瞬,域门通道便被轰的崩溃。

叶辰一声冷哼,轮回眼顿开,要遁入黑洞,以便从黑洞中去看,到底是谁在攻击他,而后再施以绝杀。

让他意外的是,天道竟被隔绝了,未能遁入黑洞。

没有多想,他一步跨出了崩溃的通道。

可是,他再现身时,并非是星空,而是一片昏暗的世界,尽显死寂,寸草不生,得见天穹电闪雷鸣,大地岩浆纵横,不乏厉鬼哀嚎,这副场景,像极了十八层地狱。

异空间!

叶辰微眯了双眸,一眼洞悉了玄机,此异空间,颇是不凡,是由九尊帝兵做阵脚,是异空间,也是结界,他之大轮回天道,之所以被隔绝,缘由便在此。

“叶辰。”狰狞的低吼声,很快响起。

话未落,便见三道人影,联袂显化:其一,乃旱疆族皇;他左侧,乃一金袍老者;右侧,乃一银袍老者,皆是旱疆族的人,也皆货真价实的巅峰准帝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九尊巅峰境旱疆准帝,执掌着九尊极道帝器,隐藏在虚无,撑着这片异空间,隔绝着叶辰大轮回天道,也如旱疆族皇他们那般,狰狞的盯着叶辰。

除却旱疆族皇,其余十一尊巅峰准帝,皆是应劫归来的,听闻旱疆帝子被灭、听闻旱疆祖地崩溃、听闻族人全军覆没,皆雷霆震怒,借了其他洪荒族的极道帝器,特来围杀叶辰,已在大楚外,等了足有三日之久,终是等到了叶辰出来。

为了这场袭杀,他们的阵容,不可谓不浩大,算上旱疆族皇和旱疆帝器,足有十二尊准帝、十尊帝兵,方向位置皆拿捏精确,布下了异空间,将叶辰围困,很显然,要关门打叶辰。

“旱疆族,还真看得起我。”叶辰冷笑,对方阵容虽大,可他,却只看旱疆族皇、以及旱疆族皇左右的金银两准帝。

至于藏在虚无的九尊旱疆准帝,他是直接无视的,那九尊旱疆准帝,任务是执掌极道帝兵,撑着这片异空间和结界,是无法参战的,硬要参战也行,异空间和结界会有豁口出现,届时,便无法隔绝他的天道。

“今日,你难逃死劫。”金袍旱疆准帝怒吼,第一个开攻,金色大手横天,凌空压下,虚无空间,便压得寸寸崩塌。

“那可不好说。”叶辰冷笑,一步踏碎凌霄,九道八荒合一,融了混沌道则,一拳干脆霸绝。

轰!

拳掌碰撞,轰隆声震天,金色的大手,被叶辰一拳轰穿,连金袍旱疆准帝,也被震得蹬的后退,眸中满是震惊之色,他犹记得,他应劫之前,叶辰仅是一个圣王,准帝抬手可灭杀。

可如今,叶辰之战力,竟如此霸道,巅峰准帝如他,竟也被一拳轰退。

“给吾诛杀。”仅一瞬,银袍旱疆准帝杀至,一指神芒寂灭,戳向叶辰眉心,针对的乃元神真身。

叶辰不躲不闪,硬抗了一指,一棍抡翻了银袍旱疆准帝。

死吧!

旱疆族皇攻来,御动了旱疆帝器,扫出了寂灭仙芒。

这一击,叶辰自不敢硬憾,那可是帝器的攻伐,准帝境的他,都不敢硬接,更遑论是大圣境。

电光火石间,他嗖的一声消失了。

再现身,已是金袍旱疆准帝身前。

“你....。”金袍旱疆准帝色变,都不知叶辰怎么过来的,不止是他,旱疆族皇和银袍旱疆准帝,也是一脸的懵。

他们不知玄机,可叶辰却门儿清。

没错了,是飞雷神诀,先前一击硬憾,叶辰便将一道轮回印记,刻在了金袍旱疆准帝身上,叶辰也便是以此,避过了旱疆族皇的帝兵绝杀,又在同一瞬间,杀至金袍旱疆准帝面前。

噗!

猩红的血花,甚是绚丽。

金袍旱疆准帝之头颅,被叶辰一棍打爆了。

飞雷神!

金袍旱疆准帝真身嘶嚎,已看出叶辰所施神通,可不正是传说中的飞雷神诀?可他疑惑,仅只寂灭神体才能觉醒的飞雷神诀,叶辰为何也通晓,他飞速后遁,头颅虽被打爆了,可肉躯还在,元神也还在,巅峰准帝不是那么容易绝杀的。

“这份大礼,可还喜欢。”叶辰瞬身又至,还是霸绝一棍,抡爆了金袍旱疆准帝的半边肉身。

啊.....!

金袍旱疆准帝怒嚎,拖着血淋身躯又后遁,抹掉了身上的轮回印记。

哪走!

叶大少的速度,可不是盖的,一步追上,手起棍落,将金袍旱疆准帝的另一半肉身,一并敲碎了,一尊巅峰境准帝,前后不过三棍,便爆灭了肉身,仅剩一道元神,狼狈逃窜。

短暂的交锋,暂时落下帷幕。

虚天,叶辰居中,而旱疆族皇、金袍旱疆准帝、银袍旱疆准帝,则分列三方,将叶辰围在了中央。

最惨的还属金袍旱疆准帝,被叶辰飞雷神,打的措手不及,若非如此,肉身也不会被打爆,一尊巅峰准帝,被一个小小大圣,三棍打成了元神状态,颜面荡然无存。

“该死,他竟通飞雷神诀。”银袍旱疆准帝咬牙切齿,与金袍旱疆准帝是同等心境,应劫之前,叶辰分明只是一个圣王,这才不到两百年,竟进阶到了大圣巅峰,战力攀升不说,还悟透了飞雷神诀,他想象不到,在这两百年间,叶辰究竟得了多少造化。

旱疆族皇的脸色,最是狰狞,本以为三对一,能轻松灭了叶辰,可谁曾想,叶辰竟通晓飞雷神,打的他们措手不及。

这下倒好,隔绝了叶辰的天道,竟又冒出飞雷神,他都不知,叶辰还藏着多少底牌。

“肝火太盛,容易伤身,三位前辈可悠着点。”叶辰拍了拍肩头灰尘,跟没事儿人似的,开玩笑,真以为隔绝了我的大轮回天道,就能弄死老子了?尔等,也太小看大楚的皇者了。

“给吾封。”旱疆族皇冷叱,催动了帝器,悬在了虚无,帝威垂落,蔓延四方,是为封空间,也为抹掉叶辰刻下的轮回印记,没有轮回印记做基点穿梭,叶辰的飞雷神,便是一宗鸡肋秘术,既知飞雷神的霸绝,身为旱疆族皇,他自也知破飞雷神的方法。

“封你妹。”叶辰一声大骂,手中铁棍,狠狠插在了虚空。

嗡!

只闻铁棍一声嗡动,瞬间变得庞大,直插天宵而去,真正的一柱.擎天,其上刻画的古老神纹,纷纷复苏,一股比帝威更奥妙的神力,轰然呈现,瞬间破了旱疆帝器的封禁,连旱疆帝器,也被震嗡的一颤。